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网上114 > 生活服务 > 休闲娱乐
    鸿宝书院精品小说:替嫁婚宠:傅少的小甜心
    浏览: 该信息已过期发布时间:2019-03-04
  • 来自用户:13910246193
  • 联系人:朱先生
  • 联系电话:13910246193查看发贴记录
  • 电子邮箱:331281547@qq.com
  • 联系我时请说明是在网上114看到的,谢谢!

此时的我站在锦城女子监狱的门口,身后的大铁门哐当一声被关上,我自由了,入狱整整两年之后,我终于自由了。

时值正午阳光刺目,我将手挡在额前。

一个年轻男人从远处的轿车上下来,跑到我面前喊我:“姐,恭喜出狱!”

呵,他可真不会说话,出狱而已哪有恭喜的。

我盯着他看却怎么也认不出喊我姐的这个人是谁,直到他自我介绍说:“姐,我是小林啊林志毅,你不记得我了?”

我一阵恍惚,小林?

打量他的眉眼,从记忆深处翻出来这个人,没错,他是我老公的司机,彼时他阳光帅气刚刚退伍回来,爱笑又能干很招人喜欢,之前我还给他介绍过女朋友。

我跟着他上了车,车行了一段,我问他:“云辉呢?他怎么不来接我?”

谭云辉是我的老公,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四年前我们经人介绍认识一个月便闪婚,实话说我的家世与身世比他差了很多,在经济与前程方面着实帮不上他什么忙,于这一点上我一直都有些愧疚,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但他说,从他看见我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上了我,他说他最喜欢我温柔听话小鸟依人的乖巧模样。

结婚后,他安排我进了他所在的公司,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公司,同学们都羡慕我,说不知道我上辈子捐了多少庙才修来嫁给谭云辉这样的好福气。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都会忍不住幸福的笑出来。

“他是不是很忙?在开会?还是出差了?”

谭云辉经常出差,我知道他在公司身居高位很忙很忙,我心疼他,疼到骨子里,为他学习煲汤,学习做菜,可惜,他连回来吃饭的时间几乎都没有。

记得唯一的那次他回来吃我做的饭,是我入狱的前两天晚上,我特意布置了餐桌,烛光,红酒,浪漫至极。

几杯酒下肚,我看到谭云辉愁容满面一副有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的样子,我心疼的拥住他,他抓着我的手呜呜的哭。

他哽咽着说:“欢歆,我恐怕以后都不能再照顾你了!”

我惊问为什么,他皱着眉头忍了许久才讲出实情。

为了给我足够好的生活,他挪用公款去阳城做投资却遭遇危机不慎赔了钱,公司现在在查他经手的所有账目,亏空数目几近千万,他一时很难补上,将要面临的是丢掉工作以及坐牢的境地。

我深知他做到副总的位置有多么的不容易,眼睁睁看着他去坐牢,我想我会疯掉的,更何况他也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

我几乎没有犹豫:“我想我能帮上你的忙!”

我让他连夜伪造了一套新的账目流水,毫不犹豫的在所有签名处都签上了我的名字。

毫无意外,第三天我被捕入狱,十天之后被告擅自挪用公款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两年零九个月。

在我服刑期间他来过两次,第一次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第二次则送了一些东西便匆匆走了,临走的时候他说为了避嫌以后不能再来看我了,我哭着点头表示理解,毕竟从案件上来看我是因为他的关系才能顺利挪用那么多的公款,我懂,他应该避嫌。

我努力表现,任劳任怨,纵使再辛苦再委屈也咬着牙熬过了在监狱的七百多天,今天是我减刑释放的日子。

但是,谭云辉,他没有来!

车载着我驶入一个别墅区,我看到别墅区的名字叫枫林水岸。

我认得,入狱前我曾在这里看中过一套湖边别墅,我还记得门牌号码是207,2月7号,是谭云辉的生日。

很意外,小林将车停在207别墅的门口将我放下来,我抬头望着一侧的门牌号码一阵心喜,是谭云辉把别墅买下来了吗?

如果是,那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惊喜,也不枉我在狱中辛苦熬了这两年。

大门虚掩着,轻推而入,脚下踩的正是我喜欢的石子小路,沿着小路走至正屋,同样门是虚掩着的,我把这当成谭云辉故意制造出来欢迎我回归的惊喜,但很快,我便发现自己错了,并且错的相当离谱。

大片的粉紫色冲入眼帘,这是我极讨厌的颜色,我嫌它太过妖艳夸张从来不用。

环视一周没有看到人,隐约听到楼上的动静便朝楼梯的方向走去。

猝不及防,我看到楼梯上的粉紫色女士小衣服和被斯裂的同色底裤,立时头顶轰的一声响。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傻叉的一件一件将那些衣服捡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循着声音找到的卧室。

床上的男女,背对着我的男人正是我日思夜想盼了两年的谭云辉。

他背上几条血红的抓痕清晰刺眼,仰躺在他身旁的女人是欢愉到什么程度才会忍不住抓出这些痕迹来?

结婚一年多,谭云辉从未碰过我,很忙是他的理由,太累了是他的理由,他在吃药行那事对我身体不好也是他的理由,就连结婚那天晚上也没有,因为那天他醉到直接睡了过去。

我一度以为他是有隐疾的,不然也不会看上家世不好的我。

我自卑不敢多问,也不忍心拆穿他,更不觉得无性婚姻有什么不好,我以为只要有爱就什么都好。

“云辉,啊!”

女人的叫喊声一下子拉回了我的思绪,谭云辉卖力行动一番交了械瘫软在女人的身上。

我怔怔的立在门口,手里还僵硬的拎着那些令我恶心的粉紫色衣服,喉头一阵发甜。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我忙张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怕再咬下去我会咬舌自尽。

谭云辉翻身的时候看到了我,我看着他急慌慌穿上衣服跑过来,他抓着我瘦削的肩膀唤我的名字:“欢歆,欢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冷笑,我回来的很突然吗?突然打扰了你的好事吗?

你的司机去接的我,你怎么还好意思怪我回来的突然?

“谭云辉,你放开我!”我越是挣扎,他抓的便越紧,猛地一回头间,我看到了窝在床上的女人,唐佳颖,我最好的朋友唐佳颖。

到底是没忍住,我哇的呕了一口血出来,头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我感觉到谭云辉捞起我的手臂把我抱到了他们欢好的那张床上之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洁白的病房,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也好,只要不是在那张床上就好。

昨日一幕,恍然如梦,一场我从未想过会发生的梦,一场彻底击碎我生活的梦。

只要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谭云辉被抓的满是伤痕赤裸的背,以及唐佳颖看我的眼神。

我与唐佳颖同在一家福利院长大,自小便能玩到一起,后来被分别收养的时候还哭着闹着抓着彼此的手不肯松开,因为不在同一个城市,我在锦城,她在阳城,所以只能网上联络,微信,QQ,短信,电话,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能轻易的聊上几个小时。

我在她面前没有秘密,家庭、生活、心情甚至今天买了什么,明天想买什么,这些我都会分享给她。

当然,也包括谭云辉对我所有的好。

想至此,我突然想起来两年前的那天晚上谭云辉说的话,他说他投资失败是在阳城,真是好巧不巧,唐佳颖一直就在阳城。

难道他们两年前的那个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吗?

不可能!应该不会的。

又是一阵眩晕袭来,我不敢再往下想赶忙闭上眼睛努力平复心情。

护士开门的时候我眯着眼险些睡着,进来的是唐佳颖,我听到护士悄声并且恭敬的对她说:“唐小姐,您请自便!”

我紧闭着双眼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我知道我很怂,被自己的老公和好友双双背叛,任谁都该跳起来同他们拼命,可我就是软弱无能什么都不敢,如果不是接下来唐佳颖说的那些话,我还曾幻想着要原谅他们。

唐佳颖坐在我的病床前等了片刻见我没什么动静,便起身取了治疗盘上的备用针头猛地扎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吃痛嘤了一声,便听到她笑着问我:“你醒啦?”

被你扎醒的!

我自小晕针晕血加之在监狱营养跟不上才会急怒攻心晕了过去。

我揉着手背不想理她,她不在意,直接开口说:“你也看到了我跟谭云辉的关系,你们离婚吧!最好明天就去办。”

我一下被激怒:“唐佳颖,你怎么好意思?我们这么好的关系,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唐佳颖耸耸肩,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你不是一直都说希望我过的好,你的就是我的吗?那我现在看上了谭云辉,你要反悔不给我了吗?”

我气的有些发抖,唐佳颖在我眼里一直都是温柔如水需要照顾的小妹妹,我是那么说过,但不代表她就真的有权利抢走谭云辉和我的婚姻,更何况,爱人和婚姻是可以说让就让说给就给的吗。

“我不会让步的,唐佳颖你死了这份心吧,只要你离开他,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原谅你对我的伤害。”我犹豫了一下,缓缓说:“并且,以后,还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唐佳颖冷笑:“当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还是你炫耀幸福的听众?”

“佳颖,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什么炫耀幸福?我没有!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这样背叛我都说了可以原谅……”

她打断我的话:“姚欢歆,你以为我需要你的原谅?你现在一无所有,你拿什么原谅?真是可笑。”

“……”我默然哽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除了我的养父母和弟弟外,我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我甚至连他们也失去了,入狱两年家人以我为耻一早便断了来往,最后一次见爸爸,他痛心的说他白养了我这么多年,以后别叫他爸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告诉你,我跟谭云辉早在你们的婚礼上就一见钟情在一起了,那天晚上你们是不是没有洞房啊?是因为他喝醉酒吗?并不是,是因为他先跟我睡过了,你都不知道我们那晚玩的有多嗨,他要我要了一次又一次……”

“你闭嘴!”无耻至极!我愤而起身朝她挥起了巴掌,却被她先一步抓住了手腕用力推回到病床上。

婚礼当天没有洞房一直是我永远的痛,真相被她血淋淋的以这样的方式撕开,我顿时脸面无存被抓了痛脚。

她说:“你深爱的谭云辉在阳城的所谓投资其实都是给我的,投资失败也不过是个障眼法,让你去背锅坐牢也是我们商量好的办法,我没想到你真的同意了,姚欢歆,你还是那么傻,傻的让我都快下不去手了。”

她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打破我所有的幻想,击碎我最后一点自尊,心口疼的厉害,好像正被尖刀一点一点剜出。

谭云辉说挪用公款搞投资是为了我以后有更好的生活。

骗子!

两年牢狱,谭云辉就去过看我一回,作为好友的唐佳颖更是一次都没有去看过我,我一早就该感觉到什么的,却一直傻傻的等,傻傻的等到亲眼看到真相。

骗子!

都是骗子!

我紧咬着下唇死死拽着被子不让自己哭出来,眼睛憋得通红,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像天塌下来。

“我要去告你们!我要去告你们!”

唐佳颖抓着我的衣领将我拎起来,鄙夷的反手给了我一巴掌,蓦然被掌掴,一阵头晕目眩后我重重的撞在病床的栏杆上,额角渗出血珠。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自始至终你根本就不配做谭云辉的妻子,识相的话赶紧签了这份离婚协议还能免得落个净身出户,别想着告我,你有什么证据告我?凭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录音了吗?即便是录音也不能当成直接证据,劝你还是早早死了那个心。”唐佳颖说完,又指着我的额头威胁道:“我能让你进去一次就能让你进去第二次,你有多少个两年能跟我耗?”

唐佳颖将离婚协议甩到我的脸上转身出了病房的门。

她说的对,我自始至终都配不上谭云辉!

我配不上谭云辉!

一直都是。

不管这份离婚协议是不是谭云辉拟定的,他同唐佳颖欢好是我亲眼所见,证据终归不能凭我一人独说,哀莫大于心死,绝望到极致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我是多么可笑可悲又可怜才说出之前那些自以为是的话的。

原谅?拿什么原谅?

告?如何告?有什么证据去告?恐怕我连律师都请不起。

我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自己一个人在医院躺了两天,也哭了两天。

第三天出院之后,无处可去的我去了枫林水岸那栋别墅,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了将近七个小时才终于等到家里来人。

回来的是谭云辉的妈妈,我的婆婆。

我忙站起来朝她走过去,喊她:“妈!”

她拉着行李箱,穿着风情长裙头戴大大的遮阳帽,看样子是刚刚旅游归来,我连喊了几声她才注意到我,摘下墨镜上下打量我好一会儿,惊讶的‘咦’了一声后说:“我当是谁呢,怎么是你呀?”

我低着头窘迫的站在她的旁边,刚出狱的我还穿着两年前的旧衣,土哈哈的像一个刚进城的乡下妹子。

她自我嫁进来的那天起就处处看不上我,我深爱谭云辉,爱屋及乌我尊她敬她但却又很怕她。

站在她的面前,我总会不由自主的胆怵,这种怕仿佛刻进了骨子里。

时隔两年未见,又闹到现如今的境况,我纵然怕她但又很希望她能看在我结婚一年多家里家外辛苦操劳和替罪谭云辉的份儿上,帮我主持一个公道。

我不想离婚,即便谭云辉与唐佳颖那样对我,此刻的我仍旧不想离婚,因为一旦离婚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从前人人称羡的假象都没有了。

“妈,我想跟您说点事儿。”谭云辉和唐佳颖的事我想婆婆不一定知道,我本也不是在婆婆面前搬弄是非的人,但此时此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我都得说出来。

“有什么话回头再说吧,刚下飞机我累的很。”婆婆扔下一句话拉着箱子就往家走。

我冲上去想帮她拖行李箱,她鄙夷的扫了我一眼之后打开了我的手,她说:“你刚出狱吧?这么晦气怎么好意思到别人家里来?”

“别人家里?!”

婆婆笑了:“真是笑话,这不是别人家里难不成还是你的家?这是我儿子谭云辉的家,你听清楚了?”

“妈,我现在还是云辉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的声音开始颤抖,气的发狂又怕的发晕。

“你快打住吧,别再说是我们云辉的妻子了,我们家云辉可消化不动你这样有本事去犯罪坐牢的人,要让人笑话死的。”

“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其实是……。”我激动的抓住她的手,想让她听我说。

她一把将我推开,用手指着我恨恨的说:“像你这种媳妇儿我们谭家要不起,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跑去犯罪,进了监狱出来不干净不说,就凭你的家世身份和结婚那么久都没有怀孕这一条,我早就想让你们离婚了。”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真的没有犯罪!”我只知她看不上我的家世,却不知她一早就想让我们离婚了,家世不可选择,怀孕这种事却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呀,谭云辉根本不曾碰过我要我如何怀孕。

“别说了,趁早跟我们家云辉离婚,我们家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钱会给你一些的,你拿着那些钱好赖再去找一个,实在不行我找人帮你介绍一个也成。”

“妈,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不会离婚的!”我气红了眼,从没见过哪家的婆婆这么上赶着给自己儿媳介绍对象的。

婆婆继续说她的:“依我看呐,那个司机小林就不错,高高壮壮的又当过兵,平日里对你又很照顾的样子,又没结过婚,你跟了他也不算亏。”

我怕她误会什么,连忙摆手解释说:“我和小林没什么的,妈您可千万别这么想。”

她扫我一眼,冷哼一声:“有什么没什么的,你们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去做,我是个过来人,一眼就能看透你们那点花花心思,我不说是给你留着脸呢,别不识趣,趁早去签字离婚,再不然上了法庭还是会判离婚,到时候一分钱你都得不到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我不会离婚的!更不会找什么司机小林!”

“离不离的可由不得你!我说离这婚就必须离!”

她不了解情况我不怪她,但胡乱猜测我和司机小林有不正当关系有点太侮辱人了,我一心扑在谭云辉身上,洁身自好,从不悖逆,反倒是他谭云辉结婚当天就上了我闺蜜的床。

“错不在我,这婚我不能离。”我紧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很怕自己当她面再怂了。

“你犯罪你还有理了?!”

婆婆没想到我这么坚定的不肯离婚,一时也恼了,抬手戳了一下我的脑门,长长的指甲在我额头上划了一道印子火辣辣的疼。

“我没犯罪!我是替您的宝贝儿子顶的罪,您大可以……”

啪!

话没说完,她一个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用力之大堪比唐佳颖,强忍着眼冒金星的晕眩感,我坚持把话说完:“我是替您儿子顶的罪,谭云辉他结婚当天开始就搞外遇爬了我闺蜜的床,他有错在先,现在却要反过来逼我离婚,这婚我是不会离的!我不会离的!”说着我的眼泪便哗哗地流下来。

婆婆闻言气的发抖,又冲上来打了我一巴掌,我还没见她生过这么大的气。

她破口大骂:“你再敢在这里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我们家云辉怎么可能犯罪,都是你,都是娶了你这个惹祸精之后才事事不顺,爬你闺蜜的床怎么了?至少人家还能怀上,你呢?你瞅瞅你这个德行,就算睡了你亲妹妹也是你活该!”

什么?!

唐佳颖怀孕了?

她怀了谭云辉的孩子?

婆婆她居然是知道的!

第4章 事成之后给10万

“妈,您知道他们做的那些事怎么还能说出那种话?明明错的是他们!我一心为了谭云辉替他承受那么多,到头来就落得一个离婚的下场吗?!”

头晕加之骤然听到唐佳颖怀孕的消息我小腿一软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接二连三的打击,我真的快承受不住了。

婆婆看我跪着并没有丝毫的心软,没有搀扶我一下,眼底那抹冷漠与不屑越发的强烈。

“姚欢歆,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家云辉能娶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承受那些都是你心甘情愿,有谁逼过你一句半句吗?谁都怪不着,怪都怪你自己傻。”

紧接着,她又说:“唐佳颖与我儿子本来就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儿,我怎么看怎么喜欢,哪像你,不会打扮不会赚钱整天苦着一张脸好像被全天下欺负了似的,连最基本的孩子也生不出来,你说说,你哪一点比的上人家?”

“谭云辉没有碰过我你让我怎么生孩子啊妈!”我哭着捂住脸,眼泪顺着指缝哗哗的往外淌。

她一愣,随即便笑了:“你说我们家云辉没碰过你?”

我哭着点了点头,这种事由我说出来心如刀绞。

婆婆哈哈笑了两声,像听到极其好笑的笑话:“姚欢歆,我儿子都没碰过你,你还有什么脸跪在我面前?你连他的女人都算不上,更别提有资格做我的儿媳妇了,真是可笑,太可笑了,你这种女人还跑来闹,还真是不要脸啊!”

我不要脸?

这是从一个婆婆嘴里说出来的话!

我什么都没做错,成了我不要脸?!!

我本还寄希望于她哪怕帮我劝上一两句也好,可没想到,终是我想多了,她是谭云辉的妈妈,婆婆儿媳说到底也没有半毛钱关系,谭云辉娶我或是唐佳颖,对我婆婆来说都是一样的吧。

或许也不一样,唐佳颖甜美漂亮嘴口又甜很会办事,我记得结婚那天,她是我的伴娘,我婆婆还夸过她。

屋漏偏逢连夜雨,人逢霉事格外寒。

下午五点,本来热的不行的天气,这会子突然下起了暴雨。

婆婆早就进了屋,只留我一个人跪坐在门口,瓢泼般的大雨兜头浇下,不到一分钟我就已经浑身湿透。

不知道淋了多久的雨,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在我爸妈家了。

两年不回,感觉这个家陌生了许多,我躺在小时候睡的那张床上,睁着眼看头顶的天花板,台灯不明,昏昏黄黄的样子格外的凄凉。

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像多年前他们收养我回来的那天,把我放在床上睡觉,之后他们就离开去忙了,当是感觉自己就像被捡回家的小猫小狗,只是养着,却不受重视。

我强撑着起了身,走到屋外,我家是旧时的小院型宅子,出了房门穿过院子才能到我爸妈的正屋。

这院子是爷爷上辈留下来的,我爸妈一直不舍得拆掉,就等拆迁仗着老式房屋能多分点钱。

外面还在下雨,比先前小了一些,没找到雨伞我便沿着屋檐一点一点走过去,正屋亮着灯我听到爸妈看电视的声音。

我出狱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回家看他们真是很不应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我从谭云辉的别墅门口接回来的,唯一能确定的是依照我爸的脾气,肯定要生大气的。

我要去道歉,该去道歉,哪怕被他狠狠的打一顿,让他出了气便好。

“咳咳咳咳咳。”

走近正屋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咳嗽,那是我爸抽烟之后的咳嗽声,通常他在想事情或者心情不好生气的时候就会猛抽烟,以至于肺一直都不是很好。

“你可想好了?像你们这种人家,别说是10万了,5万你们拿得出来吗?”

正在这时,正屋里突然传出来一句尖利的女声,这声音很耳熟,愣了一下我便确定了,这分明就是我婆婆的声音啊,她怎么会在我爸妈家里呢?

鬼使神差,我没有立刻冲进去理论什么,只紧走了几步,站到正屋外的暗影里想听听我婆婆要跟我爸妈说些什么。

我妈说:“亲家,真是对不住,我们欢歆给您丢脸了,只是这孩子纵然再不好到底是云辉明媒正娶的媳妇儿,我看呐……”

婆婆打断我妈的话:“别,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亲家,我们云辉娶是娶了她,但可自始至终都没碰过她一手指头,细究起来你们家女儿有毛病还嫁来我们家,我不找你们要精神损失费的赔偿就算不错了,你还想怎样?”

我爸又咳嗽了几声之后,说我妈:“既然亲家人都来了,你就别说那些了,我们养了她这么多年,也算对得起她了,一切就依亲家的意思办吧。”

我妈迟疑一下,又说:“欢歆那孩子表面上看着没什么,性子上来也倔的很,她要是死活不在离婚书上签字怎么办?”

我爸哼了一声:“那可由不得她!要是敢不听我的话,看我不把她的腿打断。”

婆婆冷笑一声,说道:“她脾气倔,咱们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你也别费劲去打断她的腿了,在我家这一两年,我也看透了她的脾性,就照我前面说的办,这是宜早不宜迟,就今晚时机刚刚好。”

“这下着雨,上哪儿找那么个男人来做戏呢?”

“我们家云辉的司机小林早就看上她了,碍着身份不敢怎么样,现在给他这么个大好的机会,他巴不得呢,我今晚过来特意带了他来,人就在门外等着,随时叫进来办事,只要拍下他们俩在床上苟且的证据,姚欢歆她自知对不起云辉肯定就老老实实签字了。”

我妈试探着问:“那事成之后……”

婆婆冷笑:“说好的10万块钱,只要她顺利签了字,这钱一分不少的一次性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正屋内静了一刻之后,我婆婆打开手包从包里取了几捆百元的现金出来放在我爸妈面前的桌子上。

我婆婆说:“这是五万块钱的现金,这下可以放心啦?”

我爸站起身,盯着那五万块钱,长叹了口气,说:“行,就这么办吧?”


未完待续。。。关注二维码

小贴士:鸿宝书院精品小说:替嫁婚宠:傅少的小甜心信息由网上114网友发布,其真实性及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网上114仅引用以供用户参考。详情请阅读网上114免责条款。

信息评论
信息管理(编号:1368241)
金牌店铺
您感兴趣的信息
您感兴趣的分类
© 网上114 闽ICP备11002594号